阿森纳噩梦俱乐部

0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aomozhuanji.com/,莱斯特城

资深媒体人马丁·萨穆埃尔,在他的专栏里讲述了这个夏天,阿森纳对升班马诺维奇的阿根廷中场布恩迪亚报价的段子。

阿森纳开出2500万英镑的转会费,但对方这时已经从阿斯顿维拉得到了3000万英镑的报价,阿森纳负责谈判的代表,知道维拉的报价,但他没法参与竞价,因为阿森纳的数据分析团队,给布恩迪亚的定价上限,就是2500万英镑。

最终这份报价,都没有机会呈现给诺维奇董事会——布恩迪亚,当然也就很快加盟了维拉。

这个俱乐部,变成了一个纯粹为管理决策层诸位“领导”提供经验学习机会的机构——他们未来都有可能成为优秀的职业体育管理者,只是此时此刻,他们将这个俱乐部变成了一个噩梦。

至于阿尔特塔,将阿森纳切得七零八落之后,瓜迪奥拉还在强调“阿尔特塔比你们想象得都要好”,这只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变成事实。

即便管理青训的默特萨克,也是退役不久就履新。现在的足球运营总监理查德·加里克,倒是有些从业经验,在西布朗担任过8个赛季的足球总监。

至于阿尔特塔作为俱乐部的头面人物,需要面对公众和媒体最多的主教练,他越强调自己的“足球哲学”,越说明这只是空中楼阁的妄想,因为在最能呈现其“足球哲学”的赛场和训练场上,你找不到丝毫证据。

这是一个早已和球迷隔断联系、完全无视公众情绪的俱乐部——疫情期间、解雇球探体系、解雇吉祥物枪龙,都是最浅显不过的事实。

然而俱乐部管理层,不但让扎卡回到一队,还继续委以重任。一方面想卖掉他,一方面又觉得得到的报价太低,所以再续约……最不可思议的,是还让其人再次戴上队长袖标。

2021年夏窗转会市场投入之高,倒是证明了阿森纳开启“购买年轻人、图谋长久竞争力”的战略。可是在阿尔塔特的夸夸其谈之余,年轻人也未必有充分机会。

输给曼城的比赛,拉姆斯戴尔、洛孔加以及塔瓦雷斯都没有上场机会。要送走的科拉希纳茨、塞德里克却披挂先发。阿尔特塔是如何与管理层沟通的?

赛后,小将奈尔斯发出的那条推特,“我只想找个能踢球的俱乐部”,更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