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游戏新规”重创电竞俱乐部未成年选手连夜被清退:打不了职业回不去学校

0

游戏行业在8月30日迎来了最严未成年人防沉迷政策。国家新闻出版署规定,未成年人每周只能在节假日玩三个小时网络游戏。9月1日前后,各大网络游戏公司设置了最新的防沉迷系统,腾讯还上线了零点巡查功能,在零点后,对部分成年人账号进行人脸识别认证,验证其是否为未成年人。

禁令之下,受波及最严重的莫过于电子竞技行业。时代财经了解到,在电竞产业中,许多职业选手、青训选手、电竞专业学生都是未成年人。

行业突遭变故,一位《王者荣耀》主播向时代财经总结了可能的影响:“首先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首发阵容中,就有一些是未成年选手,这部分战队实力肯定会受到影响;有一些俱乐部有非常优秀的青训选手储备,靠输送年轻选手挣钱,现在俱乐部和青训选手都无法正常工作。”

他透露,电竞圈也一直在讨论后面的路怎么走,有一些认为可以走传统体育的路,把青训变成正规的体育项目,但这会有一段青黄不接的时间。“这一代电竞人才从哪里来将是一个问题。”

未成年人不能正常打游戏,拥有未成年选手的各大手游联赛,包括《王者荣耀》联赛、《和平精英》联赛、正在打选拔赛的《英雄联盟》手游联赛等首当其冲地受到波及。联赛要面临着赛事推迟、人员重组以及后续人才补充不足导致的实力下降问题。

8月31日,《和平精英》发布了赛事调整公告,宣布原定于9月2日至9月5日举办的PEL 2021S3赛季常规赛第三周将延期至9月9日至9月12日。

目前《王者荣耀》已经发布《关于KPL和K甲选手年龄限制的调整通知》,要求KPL和K甲选手必须年满18周岁方可参赛。同时新增KPL和K甲候补名单,满18岁的选手可由所在俱乐部提交进入候补名单,经联盟审核同意后进入正式名单方可参赛。

根据不完全统计,《王者荣耀》KPL未成年职业选手共有22位左右,包括较为知名的小胖、清融、梓墨等。目前,这些选手的王者营地职业选手认证均已被取消。

职业选手外,电竞圈里的另外一群未成年人是电竞专业的大学生。从2017年开始,中国传媒大学、南京传媒学院等多所高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专业里的一些新生也尚未成年。不过,据时代财经了解,这些专业和学生目前所受影响并不大。

9月1日,一位电竞学院老师对时代财经解释:“大一新生会存在一些未成年人,但学校教授的方向主要是电竞解说、赛事策划等,真正的电竞教学从大二开始,那时候大家也都成年了。并且从教学来说,电竞解说和赛事策划只需要学生对游戏有基本的了解即可。”

国内电竞人才选拔的主要渠道就是电竞青训营。青训队员可以看作是电竞俱乐部的“预备队员”,为和正式队伍(1队)区分,往往也被称作“2队”。相比于正式队员,青训队员普遍更年轻,年龄在14-18岁左右。

这些队员一般读完初中或者高中,就因为游戏天赋过人被选入青训营训练,为日后成为职业选手做准备。但新规发布后,一些未成年青训选手已经被“踢”出俱乐部。

职业选手中,年纪最小的队员也接近成年,尚可等成年再回到赛场。但青训选手距离成年还有很长时间,这段时间里他们无法从游戏中获得收入,回学校也要面临进度跟不上,或者不被学校接收的问题。

在电竞中专职业学校任教的王枫(化名)告诉时代财经,8月31日晚上,他有两名15岁左右的未成年学生被赶出了青训俱乐部。“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受政策影响,这个俱乐部连夜清算了所有的未成年选手。现在我的学生还在俱乐部,过几天会回学校,他们的状态也不太好。”

王枫表示,这两名学生因为成绩好、游戏天赋较高,几个月前被推荐去俱乐部,学籍暂时挂在学校。从俱乐部回来后,他们大概率会回到学校,学习一些电竞理论课程,将来从事与电竞相关的其他职业。

“毕竟能当职业选手的是极少数人。”王枫表示,回学校算是不错的退路。王枫每年带的新生班有近90人,但最后能走职业选手这条路的,“一个班有5个人就算非常好的情况了。”

不过,职业路径的改变也意味着在他们在青训俱乐部里的努力付诸东流。俱乐部的训练非常辛苦,“我在俱乐部的时候,训练时间是上午11点到12点,下午2点到5点,傍晚休息两个小时,然后从7点打到凌晨3点。”王枫说。

事实上,从电竞专业走出来的选手只是少数,更多的选手是在读完初中或者高中后就放弃了学业来到俱乐部训练。被俱乐部清退后,这些选手回学校还要面临着课程跟不上的问题。

“未成年人又不能直播打游戏赚钱,有些选手可能会考虑读书,但暂时还没有人决定回学校。回去也要面临哪个学校会接收的问题,有些中专有电竞专业,但据我所知不多。”电竞行业从业者尹天对时代财经表示,他认识的青训选手现在都“非常迷茫、纠结”。

多数俱乐部也无法保障选手的生活,虽然青训选手会与俱乐部签订合约,领取一定工资,但在这种情况下,有条款能保证未成年选手利益的俱乐部并不多,很多俱乐部会选择直接清退未成年人,寻找新的成年青训选手。

“大家从来没有想过未成年人不能打比赛这个事情。”尹天说,并且俱乐部本身生存也很艰难,“一些小的俱乐部就是靠情怀吃饭,大家说好了一起来打比赛,打出成绩了才会有收入。现在未成年人不能上场,他们自己也要关门转业。”

在采访中,王枫和尹天都表示,此次未成年游戏政策对电竞行业的影响并不都是负面的。

在电竞产业迅速发展的同时,有许多未成年人,在自身天赋不足的情况下,以学电竞之名逃避正常的学校生活,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案例了。

“有很多父母会私信我,咨询他们的孩子能不能打职业,这些父母都四五十岁了,对电竞完全不懂。我在接触这些孩子后,发现他们没有任何打职业的能力。”尹天表示,电竞职业选手是一个极其需要天赋的职业,很多未成年人对自己的认知并不清晰,以想打职业为由辍学,缠着父母为他们报训练营。

即便如愿学习电竞,很多未成年人也并没有向着职业选手的目标努力,学电竞只是为打游戏提供更多便利。

“你说他喜欢电竞,我没给他上数学化学英语课,给他讲职业选手有关的知识,他也听不进去,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点。如果他真的喜欢电竞,学一些别的知识,以后能在电竞圈有个工作也可以。但从我班上的学生看,大家都想打职业,自身没有天赋,也以这个为借口逃避其他课程的学习。”

从整个电竞产业来说,尹天认为游戏新规也带来一定益处,尤其是在职业选手综合素质培养方面。“以后的准职业选手都会从18岁开始训练,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选手实力,但是选手14岁入行和18岁入行还是有很大差距。太年轻的选手过早接触到名利场,对性格成长是不稳定因素,只能靠战队里的经理教练引导。”

时代财经此前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电竞假赛现象严重一部分原因就是选手年龄过低,很难抵挡假赛巨额利润的诱惑。“可能青训或者次级联赛的选手,一个月拿1万元,一场假赛就给50万元,而且未必只打一场。甚至有老一辈的《英雄联盟》领队,带着选手去玩德州扑克,选手都年轻,刚发了工资,一上头,一个晚上就欠几十万元。这时候领队再给选手们介绍假赛挣钱的途径,又有多少人能抵住诱惑呢?”

不过,眼下现实的问题是,新的规定会导致电竞人才的短期缺失和中国电竞战队整体实力的下降。王枫认为,新生代选手力量跟不上,老选手的职业生涯将会延长,退役时间推后,三到五年之后,可能会出现人才的断层。“近几年中国电竞成绩很好,往后走,可能就赶不上韩国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aomozhuanji.com/,狼队